佛山石湾公园:意大利为何沦为“欧洲病人” _
2018-06-01 14:29

在此之前,摇摆了3个月的悬浮议会迎来了没有过多政治背景的法学教授朱塞佩·孔特出任新总理,但由于孔特提名的疑欧派经济和财政部长人选保罗·萨沃纳遭到总统马塔雷拉的否决,孔特27日宣布放弃组阁。一天之后,马塔雷拉便任命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经济学家卡洛·科塔雷利组建临时过渡政府。分歧由此而来,五星运动认为总统的直接介入有违民主原则,甚至要求弹劾总统,联盟党则指责欧盟过多干预意大利事务。

意大利谜一样的政局走向关乎着欧盟的完整性。意大利正是欧盟的主要港口之一,GDP占到了全欧元区的16%,如果意大利也追随英国的脚步“脱欧”,那么欧盟GDP在全球的地位将会随之惨跌,整个欧盟的经济结构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讽刺的是,肇东加油站闹鬼,意大利自2008年以来换了5届政府,临 *** 府状态持续了七年,其间作出多番改革,却效果不佳。此前意图组阁的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表示,新政府将采取诸如减税、增加公共开支、放弃退休制度改革等措施刺激经济发展。英国《卫报》引用一些经济学家的预测称,上述经济主张可能给意大利政府带来1700亿欧元的财政负担,意大利债务势必还将上升。

就在举行国债拍卖的一天前,意大利组阁一波三折,重新大选的危机影影绰绰,民粹主义政府时隐时现,股债双杀的情况持续威胁着意大利,当天 *** 指数开盘便触及13个月新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在四年内首次涨破3%。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看来,意大利正面临“进退两难的境地”:退出欧元区意味着必须独自承担不可控的风险;继续留在欧元区,高额债务又难以偿还。分析人士指出,意大利必须实施重大改革来促进经济增长、降低债务负担。

与此同时,破碎的意大利银行业难以为政府调控提供支持。受金融危机影响,大批意大利企业被迫倒闭,导致银行坏账急剧上升。而效率低下的意大利司法部门难以应付猛增的破产程序,坏账大量积压。

动荡的政局走向一度让索罗斯发出警告:我们可能正走向另一场大型的金融危机。其中意大利国内的民粹主义政党势头正旺,他们主张经济低迷的意大利离开欧盟,再加上难民危机、货币紧缩政策,一系列的问题导致“欧盟正处于生存危机”已经不再是一种说辞,而成为一种残酷的现实。

造成意大利如今局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意大利自己。就在意大利国债拍卖前不久,忽然传出消息称,意大利央行前副行长Pierluigi Ciocca可能代替疑欧主义经济学家萨沃纳担任财政部长。五星运动领导人迪马约也呼吁北方联盟放弃由萨沃纳任经济部长的坚持,让两党能再有机会共同执政。

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意大利高达48%的人想要“脱欧”,瞬间成为欧盟成员中离心倾向最强的国家。如今意大利疑欧势力崛起,民粹政府浮现,谁也无法预料到意大利未来的政局将走向何方。

实际上,即便新预算案通过,相对体量庞大而积重难返的意大利经济,欧盟的紧急援助也只是杯水车薪。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债务危机就一直困扰着意大利。当前意大利政府负债2.3万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达132%。

国债走高

意大利似乎正在努力从暴风眼中抽身。当天的拍卖结果公布前,意大利国债止跌企稳,1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脱离了3.38%的四年高位,回到了2.768%,成为2014年8月以来的最好成绩。意大利股市也呈现回暖迹象。当天意大利富时MIB指数高开0.6%。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实习记者 肖涌刚/文 李烝/制表

政局动荡,股债双杀,欧元就像坐上了过山车,意大利俨然成为了欧洲经济的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本周三,意大利财政部进行了新一轮56亿欧元各期限国债的拍卖。在政治形势仍旧动荡的背景下,国债收益率全线走高,但市场需求依然健康,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的焦虑。与此同时,意大利的政局也迎来了些许曙光,一波三折的组阁似乎有了出路。这动荡的一周太令欧盟后怕,如今的意大利让人头疼,一边是太大而不能倒,一边又是太大而不敢管,在面对意大利的时候,欧盟似乎走进了进退两难的岔路口。

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果此次意大利国债拍卖成本进一步升高,甚至拍卖失败,则表明市场的忧虑情绪进一步加深。然而当天大约56亿欧元的拍卖规模并未超出此前规定的37.5亿-60亿欧元的目标区间,也因此证明意大利安全地通过了本次市场的考验。

翻身不易

作为欧洲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企稳意味着欧元得以喘息,周三欧元兑美元录得今年以来的第二大单日涨幅,美元也开始从6个半月的高位回落。微弱的信号似乎提醒着投资者意大利的前景并没想象中的糟糕,就在投资者还在加速甩卖意大利资产的时候,管理着4310亿美元资产的债券巨头Western Asset Management发出了这样的提醒:意大利市场的抛售潮来得太快、太凶猛,或许有点过头了。

这意味着遭受经济和移民危机打击的意大利等南欧国家将分配到更多资金,而东欧国家的配额将减少。不过,这一预算案很快遭到东欧国家的强烈反对。

5月29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2021-2027年欧盟财政预算案细则。该预算案的规模将从当前七年期的1万亿欧元增至1.1万亿欧元 。欧盟委员会将采用一种新的资金分配方式,将失业水平和接受移民的情况纳入考虑,而不像之前一样仅考虑经济产出。

政局成谜

目前,意大利的“挺欧派”与“疑欧派”依然僵持不下,民众对 *** 官僚组阁已经心生厌倦,重启新一轮大选极有可能重现民粹主义胜利的结果。短期而言,亚平宁半岛的风暴将难平息。